产业党委让产业链开出灿烂花朵

——全省首个镇级农业综合改革产业示范区党委助力乡村振兴调查

2019-02-01 10:18:59  来源:汉中日报
分享到:
 

  把党组织建在产业链上,城固县有着不一样的做法。

  2018年12月27日,全省首个镇级农业综合改革产业示范区党委在城固县沙河营镇挂牌成立,沙河营镇党委委员、人大主席张锋刚也多了一个身份:沙河营镇农业综合改革产业示范区党委(以下简称沙河营镇产业党委)书记。

  “沙河营镇产业党委是城固县第一个经县委组织部批准建在产业链上的基层党委,属于组织创新,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不是简单地把党支部建在产业链条上,而是横跨村、企、合作社的联合党委。”张锋刚坦言,产业党委虽然批复成立时间不长,但沙河营镇先行先试,按照产业党委管理模式已经运行了一年时间,作用明显,以土地入股为例,过去在相邻的几个村联片土地入股1000亩,需要耗费两年时间,现在依托沙河营镇产业党委的力量介入,陕西果业集团1200亩产业项目用地仅仅两个月就完成了任务。

  产业党委的力量有多大?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中有哪些独特作用?笔者近期进行了走访调查。

  破壁垒,党委建在产业链上

  1月28日,在沙河营镇产业党委办公室,笔者看到,沙河营镇产业党委组织架构图、党委班子和办公室人员构成、运行制度、职能职责等全部上墙。

  “产业党委不是形式上的组织,而是实实在在地运转。”张锋刚介绍,沙河营镇产业党委覆盖刘叶、张家嘴、司家铺、袁家营、安乐堂5个相邻的行政村党支部、4个合作社党支部和7个产业园区党支部,管理264名党员,通过选举产生党委委员9人,党委委员由镇上的3名领导和部分村支部书记担任。主要职责是承担产业党委覆盖区域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和项目建设的管理协调,协助镇党委推动产业发展。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作为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镇级党委本身日常事务繁杂,向上“一对多”向下也是“一对多”,在无先例可循又无政策支持的情况下,沙河营镇为何要“吃螃蟹”设立产业党委呢?沙河营镇猕猴桃、设施蔬菜、草莓、杂果等初具规模,是产业大镇、汉中市首批‘三变’改革示范镇,按照产业规划要建设产业田园综合体,需要联片土地5000亩,可现实问题是各村土地紧缺、需要跨村协调土地,由于村与村之间基础不同,征地进度不一、矛盾多发,各个产业村和产业园区项目往往由不同的镇领导包抓,最终他们遇到的问题往往集中到我这,解决起来难度大,不便于协调处理。”沙河营镇党委书记李志鹏是组建沙河营镇产业党委的主要推动者,他道出了初衷,“现在有了产业党委,就是把党组织建在产业集群上,一改过去在产业经营业主和产业园区中建立党支部只需向上对镇党委负责的做法,通过党组织关口前移,对有关产业发展上的问题,统一收集、归口管理,让各个产业村、产业园区之间横向对接,打破区域、行业和党组织间的界限,让产业项目资金跨村整合使用,促进产业发展加速。”

  补短板,能人聚在产业链上

  李树荣是叶家堡村党支部书记,过去把村集体的猕猴桃产业经营得很红火,但是近几个月他的手“伸得有点长”,一心扑在了张家嘴村的征地拆迁和安乐堂村的产业政策宣讲上。张家嘴村有几户农户因种种原因就是不愿把土地流转出来,导致这一片土地的流转工作都停滞不前。李树荣义务出面协调矛盾,工作很快做通,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一个村支部书记协调处理另外一个村的矛盾,这在常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在沙河营镇镇长肖利安看来却是正常现象:“李树荣有了产业党委委员的这个身份,干的这些工作不算越位,这正是产业党委创新机制激活党员能人作用的典型;目前,像李树荣一样的党员能人跨村服务的不在少数,弥补了村级自治的功能短板。”肖利安说,“各个村的村干部能力大小不尽相同,面临的挑战也不同,有的村干部干起工作来得心应手,有的则力不从心。比如,同样的产业政策,每个村都要宣讲一遍,村干部执行起来因为理解不同,有的就会跑偏,这就让镇干部在这些事情上耗费了更多精力。以前,像李树荣这种能人,他只能在各自的村发挥作用,想帮助其他村发展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据了解,沙河营镇产业党委建立以后,每月集中召开一次工作点评会,村干部放在一起比一比,相互之间有了竞争,一些干劲不足的村干部感到了压力,找到了改进方向。最为关键的是,产业党委赋予党员能人跨村、跨园区协调的职责,哪里发展有问题,就全心全意扑在上面集中解决,好的经验作法、政策传导等可以在产业示范区内迅速落实。

  肖利安坦承,过去一旦发生矛盾就由镇上的干部出面协调,不计人力、时间,直接影响到整个产业建设进度;现在让党员能人在产业党委中发挥作用,实现产业党委内部消化矛盾、自我调节矛盾,为产业发展节省了大量时间。下一步还要探索产业党委运转、管理的新路子,就是让优秀的党员担任产业党委的领导成员,激发更多活力。

  聚合力,群众富在产业链上

  “产业党委的作用不只于此。”在走访中,刘家乡村党支部书记刘祝庆告诉记者:“以前各村每年给镇上报各村的规划,就算是田地相邻的两个村,在修水渠、田间路时都是各修各的,重复建设。大项目进来了以后还要再次修建新的基础设施。现在产业党委可以跨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更加科学合理。”

  对此,李志鹏认为,以前这些问题,是各打各的“小算盘”导致的。以合作社分红为例,同类型但不同村的合作社分红金额差异很大,这样不利于凝聚合力。利益均衡化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一招。产业党委从建立初期就注重顶层设计,统一建设、统一利益分配,一方面防止各村、产业园区之间唱“独角戏”和无序竞争,另一方面防止产业园区把农民排除在产业链外、造成产业壮大农民却不增收的现象。

  因此,早在去年4月,沙河营镇就规划出台了《农业综合改革产业示范区在三变改革中村社企合作经营项目利益联结及收益分配的指导意见(实行)》,明确了村集体、企业主、贫困户、农民的各自利润分配比例,促进利益均衡化。

  壁垒打破了、短板补齐了,沙河营镇依托产业党委的组织优势,大力引进产业,一个个跨行政区域的产业项目应运而生。截至目前,产业党委辖区内,流转土地6000亩,占耕地面积的近70%,吸引陕果集团、汉中诚成公司、汉中勇帆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城固县满园公司等多家企业(项目)进驻发展猕猴桃、花卉、杂果等6大产业,这些项目全部与村集体合作社挂钩,将实现多方共赢局面。

  农业经济学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导王征兵教授认为,沙河营镇产业党委不仅在于党的基层组织设置形式的创新,从“单兵作战”到“联动共赢”,更重要的是组织围绕产业转、党员跟着产业走、干部盯着产业干,把党组织优势真正融入产业优势中,党建与经济发展找到了较好的结合点,帮助群众实现了市场收益最大化,促进了乡村振兴。

  本报通讯员 邬正鹏

(采编:大发幸运飞艇)